任务是出版党报;二中队的任务

2019-07-23 18:06

21

肖木:那年我23岁,1949年3月底,我在《大众日报》工作,接到任务是“南下上海”。得知消息后,我很兴奋,心里明白“形势很好”。新闻队伍很快成立了,原《新民主报》社长兼总编辑恽逸群任队长,他让我“打前站”——先到徐州坐火车走陇海线,下车后步行,过宿迁到淮安。在淮安,新闻队伍不断壮大,我们沿着运河走到扬州渡口过江,几乎每天都要走上六七十里地,因为士气高昂,几乎不觉得累。到了江边,虽然部队主力已渡江,但上头命令说要警惕,我们半夜12点上船,要求在江上不能喧哗,也不能有明火。从镇江上岸,稍事休整后我们又上火车,赶到中共中央华东局领导机关当时的集中地——丹阳。

[责任编辑:张薇] 1 2 下一页 尾页

王绪生:我加入中共地下党后,于1948年由上海撤到苏北解放区,分配到华中新闻专科学校学习。学校在淮安,在校3个月,学生们就加入了新闻大队,随军南下。我还记得,在丹阳听了一次陈毅同志的讲话,阐述了党的政策,说了接管上海的意义,还强调了进城的纪律。那时的丹阳人来人往,有部队,有各方面的干部。新闻大队分为两个中队,一中队主要是编辑部,任务是出版党报;二中队的任务,是接管上海各类敌伪新闻机构。我那时才得知消息,上海党报定名为“解放日报”。

报头上的年月日,已翻过了65个年头,可当年充满热情的日日夜夜,至今仍常常萦回4位本报老员工的梦里。这是他们最乐意讲述的故事,对着儿孙辈的后继者,讲了一遍又一遍。

丁柯:在丹阳就开始准备出报纸了,发刊词《庆祝大上海的解放》就是在丹阳写成的,陈毅多次参与修改。报纸版面设计也想好了,第五到第八版是文献版,主要刊登中共中央政策、法令和各类告示,从北京和济南来的同事,抱来了一摞摞资料,准备好了可用10多天的稿件,到上海就可以直接排版。上海地下党的同志,编了厚厚一大本《上海概况》,细数各工厂各部门的情况和工作难点,我们分了工业、农村等组别,分头研究。

1949年5月28日晨,上海人发现报童手上有了“新鲜”的报纸,便赶紧买来看。头版竖排的油墨字跳出了信息——“庆祝大上海的解放”,整座城市为之心动。那是《解放日报》的创刊号,它和上海一起,宣布了一个新的开始。

1949年,在中央作出渡江决议之后,中共中央华东局决定,将在济南已有城市办报经验的《新民主报》的全套人马作为在上海创办报纸的班底,一同随军渡江南下。4月24日,周恩来接见一批准备南下的文化界人士时宣布:“经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批准,把‘解放日报’的报名交给上海。”被委任为上海《解放日报》第一任社长的范长江当时就在座。